长江云客户端

长江云公众号

武汉人为什么爱夏天?因为满满的记忆!


最近武汉进入高温天气,“桑拿天”一直持续~

武汉今天最高气温又又又达到38℃

体感温度可能达到49℃

全  国  最  高!

然而,真正的武汉人不怕夏天,不怕热!

真正的武汉人还特别钟情每年的夏天!

继续听10万+武汉人都听过的,楚剧名家李祖勋讲述《武汉那些年的夏天》。

一定要听原汁原味的音频呦!

网友留言节选

武汉那些年的夏天

冰棒、汽水、酸梅汤

夏天的巷子里总时不时的会响起那熟悉的吆喝声:“冰棒啊!美的牌的冰棒”。夏天,在武汉消暑降温的还有冰棒的两个伴侣,那就是汽水和“酸梅汤”。这些都是要“陪伴”武汉人度过那些年的夏天的。

二厂汽水


二厂汽水

汽水一般都是喝武汉饮料二厂的,就“好”喝他们厂的“这一口”,就像现在武汉人最喜欢“曹祥泰”的“芝麻绿豆糕”一样,不管排多长的队伍都心甘情愿。那汽水有香蕉味的,柠檬味的,橙子味的,特别是走在路上,路面温度超过四五十度,上晒下蒸,口干舌燥的时候来一瓶“香蕉汽水”咕噜咕噜一瓶下肚,马上化学反应,紧接着打几个响嗝,上下通畅,顿时浑身清凉,舒服极了。

武钢炼钢工人

武汉还有一种汽水,那就是盐汽水,这是种特殊的汽水,是“武钢”专用的。“武钢”的工人劳动强度大,特别是炼钢锅炉旁边的工人,本来武汉天气就热,加上极高的炉温,汗水流失大,所以,汽水里要加盐。当然,这种汽水一般人是喝不到的,“武钢”有专门的汽水厂,专门生产出来供应内部职工。



那时候一般工厂都是自制“酸梅汤”,几乎大小单位都是由“后勤”部门操作。除了 “酸梅膏”这个原料外,再就是要冰块,天气越热那个冷库的冰块越紧俏,单位越大“酸梅汤”的量就越大。像“国棉二厂”这样的大厂,工人喝“酸梅汤”是岔的,随便喝,特别是一些家大口阔的人,每天下班前还用那个输液的 500毫升的白瓶子,装两瓶“酸梅汤”把那湿毛巾包起来装在网兜里带回家给伢们喝。“酸梅汤”是那些年武汉人永远抹不掉的“印记”,比 “酸梅汤”还酸甜的回忆。

酸梅汤

老万成、郭益泰、福庆和

谈到“酸梅汤”,怎么也绕不过“老万成”,它硬就是武汉“酸梅汤”的代名词。武汉人说起“酸梅汤”就是“老万成”,其实它是个烟酒副食店,位于前进二路靠中山大道交叉口,门面也不大,夏天到了天天都是排满了长队,先买了牌子,再拿白杯子装“酸梅汤”。

“老万成”的味道就是别人学不到的,你想想,卖了一百多年“酸梅汤”的老店肯定有它独到的“秘诀”,据说最热的时候销量要以吨计算。当然,“老万成”也给我留下了年轻时的记忆。

说起“老万成”,不得不说和它并排不远两家当年“吃货”经常光顾的“老字号”。和“老万成”隔一条前进二路有一家老字号叫“郭益泰”,他家里的“烧梅”是最有名的。过去可能是我们肚子里的油水少了,脂肪含量不够,要加加油,就像现在家家户户都会写上“正宗热干面”一样,“烧梅”前面都会写上“重油烧梅”,不过他们家里的“烧梅”的确是油而不腻,搞一小碟香醋,刚出笼的“烧梅”晶莹剔透,用筷子加上汤瓢帮忙,沾点香醋一口咬下去,那真是满嘴飘香,回味无穷啊!

“郭益泰”现在没有了,不管怎么样的“烧梅”还是可以吃到的,但是,离“郭益泰”不远处靠近“六渡桥百货公司”的“福庆和”的米粉现在是吃不到了哦。

“福庆和”是个专门卖牛肉粉的餐馆,也是武汉的老字号。过去我们总是说,武汉是个包容的城市,这一点的确不假,武汉人也是宽容大度,东西南北通吃,都合味口,不排斥异乡的东西。江岸区友谊路有个“山西刀削面”馆;中山大道北京路口有个 “老通城”;“老通城”旁边不远处有个江浙风味的“五芳斋”;再往上走不远处扬子江街口有一家四川风味的“芙蓉餐馆”……

位于前进一路口的“福庆和”

“福庆和”牛肉粉馆是湖南风味的,武汉的夏天热的人没有味口,想吃开味的东西那就非“福庆和”的牛肉粉莫属。关键它是前店后厂,现做现卖,做米粉也是很讲究的,大凡去店里吃粉的顾客,都可以看到后场的工人,用马口铁做的圆盘,浇上米浆,在热水锅里烫熟,最后在长篙子上晾凉,那才真叫 “绿色食品”。

“福庆和”的牛肉粉是牛骨汤熬的,牛肉既有看相又入口即化,辣度适中,特别是那个汤好喝,鲜味鲜的你喝一口就想喝第二口。那个时候是没有“添加剂”一说的,米粉也是软硬适度,没有像现在到处都叫 “牛肉粉”“牛肉面”,不是辣的进不了喉就是牛肉嚼不动。吃了“福庆和”的牛肉粉,肯定是少不了“老万成”的伴侣“酸梅汤”,吃一碗热辣的“牛肉面”,再喝一杯冰镇的“酸梅汤”,舒服哇!

许多年了,就想“福庆和”那个牛肉粉的味道,也没有喝“老万成”的酸梅汤了。后来,听说前进一路口靠近解放大道不远处,有一家老字号的“福庆和”,门面不大,这啊,听说是原来“福庆和”专门搞配料的一对老夫妻经营的。到那里吃一碗牛肉粉是那个事啊,真会找回当年“福庆和”的味道。看来,今后想吃牛肉粉,只有找他们家了。

老夫妻经营的“福庆和”

中山公园看戏

武汉那些年的夏天,除了到江边河边玩水外,还有一处武汉绝佳的消暑地方,那就当属“中山公园”了。

中山公园|现貌

过去玩的地方不多,“中山公园”也在市区以内,来去也方便。到“中山公园”游泳池游泳是年轻人的首选,不过进那里去游泳门坎是蛮高的,一般都不会去那里游泳。

除此,公园后面一大片空地天天晚上都放露天电影,那银幕挂在当中,正面看的人多了,有的人就会在背面看。那个时候天天都放电影,天天都是不同名的电影,这一点,那个时候的武汉人应都去看过,也是对那些年武汉的夏天一种美好的回忆啊!

中山公园旧貌

中山公园那些年的夏天,天天都是热闹的,但是最热闹的还是中山公园里面的 “人民会场”。那些年,一到夏天,人民会场的露天剧场就天天连续的演戏,而演的最多的就是楚剧,一到天黑成群结队的人流就涌向“人民会场”,一般都是不对号入座的,先去就可以坐在最前面,偌大的“人民会场“就像吸铁把那些武汉三镇的戏迷吸引到这里来。

其实,吸引他们来的是楚剧的演出,而“挂牌”的是“李,熊,高”,也就是真正的楚剧大师级别的人物,李雅樵,熊剑啸,高少楼。

李雅樵《打金枝》剧照

那个时候李雅樵 “打金枝”的唱段电台几乎天天播放,家喻户晓。熊剑啸和高少楼的“葛麻”是珠联璧合,武汉人都像学那些“小品”段子说 “葛麻”:“张大洪,小婿在,狗奴才,岳父大人”……

视戏如命的艺术家们

这些艺术家们真是视戏如命,老百姓们到这里来消暑纳凉,艺术家们顶着强烈的灯光照射,为观众带来欢乐。

胖袄

胖袄

夏天的气温高达四十度,演皇帝的演员还要穿上“胖袄”,这个“胖袄”完全是用棉花缝制的一种贴身的棉袄,紧挨着皮肤还要穿上一件水衣,“水衣”就是用细丝把那种非常细的小竹筒子穿起来做一件衣服,穿在身上把身上的汗水跟衣服隔开,免得汗湿了外面的戏服。

竹子水衣

舞台上最难受的要数李雅樵老师,因为他演皇帝,所以穿的最多,唱一出戏要花两个小时“扮戏”,所谓扮戏,就是化妆,穿服装。热天化妆是最难受的,脸上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流,同时要在脸上涂上厚厚油彩,再用扑粉定妆,化完妆就要提前把服装穿好。戏曲演员真是辛苦啊,一场戏演下来,流的汗可以用脸盆装。在他们眼里,有观众来看戏一切都值得。今天的人们可能不相信,演出的报酬就只有 4 毛钱的消夜费,尽管这样,这些艺术家们仍然乐此不疲。

我的老师李雅樵

那年的夏天,有一件事情至今难忘。我的老师李雅樵因劳成疾,肺癌经过介入疗法在家休养。为了照顾老师,我天天都去他家里。有一天去了他家,他拿出病历说要我去一趟湖南湘潭一个村子里,说那里有一个中医,开的中药治好了许多人。天下竟有这么好的事情啊?随后我就赶紧坐上了去湘潭的车。

在车上我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。我去他们家的时候,老师正穿着一件松垮垮的白背心,满身的痱子,有气无力的,看我去了就说道:“你把《瞎婆摸包》这出戏唱我听听”,《瞎婆摸包》这出戏是连台本戏《狸猫换太子 》中的一折。说的是包公在寒窑遇到被陷害的李妃,李妃请求告状,状告当今的皇帝,也就是她的儿子。这下把包公吓到了,由此引发了一段唱。

李雅樵在给李祖勋说戏

这段唱非常见功夫,我开始唱了个头句,“这瞎婆状告天子自称哀把人吓坏”,这时,见李老师精神起来了,并且起身站起来了,刚才还有气无力的躺在椅子上不能动弹,爱戏如命的艺术家此时手舞足蹈起来,唱做示范,和我刚进门时判若两人。只听见在门口看我们的高太(李老师的岳母,楚剧泰斗高月楼的夫人)在跟家里人说:“雅樵的病好了,嗓子好亮啊”。

武汉的夏天是丰富多彩的,经历过了一个个的夏天,武汉人不怕夏天,不怕热,夏天尽是些美好的回忆,也有许多难忘的那些年……过了夏天,就到了冬天,武汉人夏天都不怕,难道还怕冬天吗?


来源:湖北之声

(编辑:郭小涵  审核:蒋艳)
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

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

巨宏国际时时彩